【新快】不仅仅是个恋爱故事(01)

01.


所以说,果然假期才是高中生最喜欢的。

什么侦探什么烦心事都统统走开啊。


黑羽快斗是个蛮喜欢热闹的人。

虽然老爸早些年就不在了,老妈也在整个世界四处遨游,剩下他一个人过惯了单独的日子。但黑羽快斗还是习惯在“我回来了”后自问自答一句“你回来了”,习惯那个青梅竹马的女孩早晨或者晚上在阳台大嗓门地喊着“快斗——”,当然也习惯了每天趴在课桌上打瞌睡的时候白马和小泉同学隐隐约约的怀疑目光。


果然!放了假的日子真的很无聊啊!

并不是普通高中生的黑羽君趴在电脑前,今天依旧在烦恼呢。


- ...


【松越松】山河故人

意识流
学生paro
可逆不拆 本篇无差
ooc属于我 勿扰真人
——————————————————————————————

  电火锅在屋里冒着热气儿,羊肉片、冬瓜和土豆片在清汤锅底里四处翻滚,一会便没了踪影。鲜辣的汤裹着片薄的肉,蘸着沙茶腐乳配花生碎,那散不开的雾和着一屋吵吵嚷嚷、回忆青春的老同学,更显得有些玄幻。

  2018年的北方夜市,照样通透明亮,热闹非凡。就像从未变过一样。

  这是你高中毕业的第七年。

  原来的高中旧校区拆了,换新牌儿挪去了新校区。你们当年的班长还是和原先一样尽职尽责,趁着这换校区拆房子的大事,把当年的高中同学差不多招...

一个不知道能不能写出来的梗

突然的脑洞灵车?不知道有没有人开过。

穿Prada的男魔头Percival Graves的新助理Newt Scamander是个刚从大学毕业的愣头青,不懂时尚行业,每天穿着一身格子衬衫牛仔外套和镜片脏兮兮的眼镜,端着一杯便利店速溶咖啡穿梭在实习面试里。误打误撞被助理临时辞职需要找替代的时尚主编设计师Graves先生的HR拉进了公司救急实习。
Scamander先生有些执拗和固执,总是想把事情努力做好,他每天都在努力,可是从来得不到Graves先生的待见和正眼,只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公司里的同事也都不太喜欢他。
(毕竟谁会喜欢一个把加芥末酱热狗的带到时尚公司吃并且不太注意个人形象管理的小年轻呢x)...

深夜摸鱼

  他们所在的掩体被体积足够的炸药波及,笼罩在火光里顺便扬起呛人的硝烟气。叶修叼着的烟头火光暗了暗,又执着地亮了起来。他轻咳了一声,用刚上完弹夹的右手把瞳孔旁混合着硝烟和烟草味儿的雾气拍散,冲身旁的人抬了抬下巴。


  黄少天说些了什么回应,语速一如既往,蓝雨的妖刀声调冷静而带着安抚的情愫,但是背景音太过嘈杂,声线的音节断断续续。


  “蓝雨就是有钱哈,出个任务跟搬家似的。”叶修瞅了瞅身边人带的装备,虽然已经被这突发情况消耗了不少,但还是调侃了两句。


  “废话,这你可是羡慕不来的。唉我说老叶你出个...

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觉得很有用,便搬运过来
●问题摘自知乎,答案摘自谢熊猫君
●作者:Chuck Palahniuk
●全文 http://litreactor.com/essays/chuck-palahniuk/nuts-and-bolts-%E2%80%9Cthought%E2%80%9D-verbs

从现在开始,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你不可以使用“思想动词”。
思想动词包括:想,知道,理解,意识到,相信,想要,记住,想象,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
思想动词还包括:爱和恨。
还有些无趣的动词,比如“是”和“有”,也要尽量避免。

在接下来的半年内,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
李雷想知道韩梅...

【叶黄】一个突发入门向安利

叶黄相关:

全职高手迎来新发展之际,掐指一算也到了叶黄谷纳新之时。特此奉上主观简略版入门向安利一发,希望还在观望或略有好奇的旁友们能安心顺利入我叶黄谷呀,给大家笔芯了~



注:此为主观安利,仅挑选少部分优秀作品做引,且排名不分先后,期待更多更全面推荐安利。叶黄佳作茫茫多,欢迎#叶黄#tag搜索,我们粮仓可是很大的哦~



首先要放上我们的镇圈之宝:叶修&黄少天原文相关/互动整理  原作by蝴蝶蓝  整理by华不再扬


原作互动保证,14万字巨著,良心安利,旁友不来吃一发嘛XD...



【叶黄】已完结中长篇目录索引

电波少女X酱:

窗含西岭千秋雪:



喜欢叶修和黄少天幸福的在一起,从来不会以他人的意志为转移,这是我,也希望是你。



不开放转载以及在此基础上增减的权利,此份整理版权属于我& @一波带走 (发现说的不明白还是有人在转载,补充一下。算是我小小的任性。)



叶修X黄少天,不拆不逆。



原著向完结:



《我若离去,你也得来》1-5   6-7  8-10   11  12...

【白陶】近情情怯01

人物不属于我,强行OOC属于我。

云写文成果,图个开心。

近情情怯01.

-  “我喜欢你。”

 

-  “喂,你醒醒。”

 

  陶西被这个曾经真切的梦吓醒的时候,天居然还没亮。

 

  他睁开眼睛瞪着天花板发呆,想着刚才那个梦里自己几秒钟酝酿出来并脱口而出的话,和似曾相识,无疾而终的结果,却跟着鬼使神差的紧张了一阵。

 

  都过去了,他这么想,倒是舒坦了不少。

 

 

 

  ...

© 江无灼 | Powered by LOFTER